主页 > 分类日报 >性别快讯|「反正同志不敢声张」俄罗斯犯罪集团,锁定同性恋下手 >

性别快讯|「反正同志不敢声张」俄罗斯犯罪集团,锁定同性恋下手

2020-07-09

针对同志族群的犯罪行为,愈发猖狂。在俄罗斯,「 Gay Hunters (同志猎人)」犯罪集团,利用同性恋交友网站,假装要找人约会,其实是为了骗同志现身,再向他们勒索金钱,否则就污衊他们是恋童癖。为什幺针对同志族群?因为,同志在俄罗斯的处境相当艰难,往往不敢发声。

根据《独立报》 (The Independent) 报导,上个月,俄罗斯有多起犯罪集团针对同性恋族群所犯下的罪行。

犯罪集团在同志的约会社群软体或网站上,引诱不知情的受害者。他们将受害者带到公寓,现场有其他集团成员埋伏。他们会拍下受害者赴约的景况与模样,作为威胁筹码,向其勒索钱财。通常,受害者会为了维持生活平静而付钱,他们如果反抗,可能会遭受残酷的对待。

真实经验:以为是约会,其实是犯罪

身为受害者的 Sergei ,向《独立报》分享他的真实故事。

38 岁 的 Sergei 表示,他和犯罪集团派出的「诱饵」 C ,相约在莫斯科 (Moscow) 位于东南郊区的 Shabolovka 见面,当时,他隐约感觉到这次约会有点不对劲,但也并未多想。直到,他和 C 进入公寓后,突然有两名男子从窗帘后方走出来,他才惊觉大事不妙。

这些犯罪集团的男子们,和 Sergei 说,他的约会对象 C ,其实是未成年少年——儘管 C 的个人资料和外表都显现他已超过 20岁。他们向 Sergei 勒索 20000 卢布(约新台币 10000 元);否则,将污衊他是恋童癖,并公诸于世。

幸亏,Sergei 还算「幸运」,他拥有 20 年的军人生涯,让他不至于在当下处于劣势。一小时后,他说服犯罪集团到外头去,这样他才能从自动提款机领钱并交付。后来, Sergei 趁势逃跑了。

看準他们「不敢声张」,锁定同志族群为犯罪目标

俄罗斯对于同志身份的不友善,其实间接促成这样的犯罪。同性恋族群,通常都会在遭到劫持后,保持沈默;因此,在首都活跃的犯罪集团,认为同性恋族群是很适合的犯罪目标,能让他们轻易达成犯罪目的。

犯罪集团的操作流程与手法,几乎是如法炮製。

这件事,再次点醒我们,关于俄罗斯同性恋者的困境。因为这些犯罪行为,并不是新现象,反而是「恐同症」的当代变形。

除了车臣 (Chechnya) ,俄罗斯的「反同性恋」暴力高峰期,大约发生在四年前。由民族主义者 Maxim Martsinkevich 领导其犯罪集团设下诱捕圈套,殴打并侮辱十几名男同志。然而, Maxim Martsinkevich 和其集团成员的目的是为了坚守「反同性恋」的价值观,而非劫财。社运人士则表示,最近的犯罪事件,则大多以掠夺金钱为目标。

现今,犯罪集团往往利用「同性恋在俄罗斯是个禁忌」,来进行犯罪。俄罗斯 LGBT 网络的负责人 Igor Kochetkov 表示,很悲哀地,这个犯罪策略,在俄罗斯的「反同」环境下,其实非常有效,因为受害者面临孤立无援的处境,往往不敢报警。

他补充:「俄罗斯的法律不是为了帮助他们(同性恋者)而设立的。当法院受理一些异常案件时,那些案件大多被视为一般抢劫,其中的『仇恨因素』则很少被讨论到。」例如:当 Martsinkevich 在 2014 年被捕入狱时,仅提及他的种族主义思想,而没有针对他极端的「反同性恋」思想有所说明或解释。

由于受害者往往无法起诉犯罪,因此这些针对同志的约会勒索,已经变得愈来愈普遍。

根据 Russian LGBT Network 在 2018 年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其 LGBT 社群里,有五分之一的成员,表明自己是这类仇恨犯罪的受害者。其中,仅有少数人向警方报案,以及更少数的人进行了合理的相关调查。

2017 年, 39 岁的 Yevgeny 也遭遇类似犯罪。当时,他鼓起勇气和警方报案,但至今已两年过去了,这件事仍然毫无进展,因为警方拒绝展开刑事调查。Yevgeny 认为,是警方在掩护那些犯罪集团。

相关社运人士和受害者说,俄罗斯政府的「恐同症」,其实默默助长了同志约会勒索的犯罪事件。

性别快讯|「反正同志不敢声张」俄罗斯犯罪集团,锁定同性恋下手
图片|来源

只是「恐同」,也可能伤人

「恐同」,又称作「同性恋恐惧 (homophobia) 」,它最简单的定义,就是对同性恋族群的排斥、反感或歧视。

儘管「恐同」者,不一定会实际做出伤害同志族群的行为,但从上述案例可以看出,「恐同」的社会氛围或环境,也容易间接对同志族群造成伤害。

很多人说,自己不过是「恐同」,或是「不喜欢同志」,但从这些犯罪集团的策略与行动来看,光是利用俄罗斯的「恐同」环境,就足以迫害同性恋,让他们成为犯罪集团的下手目标。这些犯罪行动,就是从意识形态上的「恐同」,到实际行使性别暴力的血淋淋实例。

即使是全世界第一个让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荷兰,社会仍不乏「恐同」阴影。 2017 年 4 月 2 日,一对男同志情侣走在路上,因牵手而遭到一群年轻人围殴,俩人都受伤了。其中一位告诉 Dutch News 记者:「为了不激怒他人,我们通常不会在公共场所牵手。但那天我们以为街上只有我们两人,没想到却忽然出现六到八名摩洛哥年轻人,当我意识到发生什幺事的时候,已经被其中三个人打倒在地。」(同场加映:「我们牵手反恐同!」荷兰男人全球连线,牵手挺同志)

儘管台湾对同志族群的氛围已渐趋友善,但从 2018 年末的公投结果;或是 2017 年 5 月 24 日释宪,却至今仍未完成修法的同性婚姻,都可以发现,台湾在同志议题上,仍有一大块进步空间。

在成为男人、女人或其他认同前,我们首先都是人,无须急着分类,爱也是。

如果对同性恋族群的恐惧,已经直接或间接迫害他们,形成性别暴力,那幺我们是否该回过头看看,是不是其实自己也是结构中的伤害因子?

相关推荐


主机飞机科技|飞机产业|金融兴农|网站地图 月博怡宝老虎机游戏网址_宝盈bbin客户端 巴黎人blr下载_bv韦德体育手机端下载 库博体育主页_金州娱乐app下载 腾耀2注册登录_众发娱乐会员登录下载 新濠天地视讯电子_ag旗舰厅推荐凯发送68 元宝娱乐优惠中心_大神娱乐app 体育平台送彩金_在线游戏app久赢 永信贵宾会app下载_真人平台苹果版app下载 金沙9170app下载_lovebet爱博体育下载ios 凯撒皇宫游戏网址_大卫娱乐下载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