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成果生命 >设计出售4款红包封涂鸦人蔡威勇为动物收容所募款 >

设计出售4款红包封涂鸦人蔡威勇为动物收容所募款

2020-08-06

设计出售4款红包封涂鸦人蔡威勇为动物收容所募款设计出售4款红包封涂鸦人蔡威勇为动物收容所募款设计出售4款红包封涂鸦人蔡威勇为动物收容所募款设计出售4款红包封涂鸦人蔡威勇为动物收容所募款设计出售4款红包封涂鸦人蔡威勇为动物收容所募款设计出售4款红包封涂鸦人蔡威勇为动物收容所募款

现年36岁的蔡威勇总觉得,狗和人类同样需要家的庇护。

由于他的个人事业已经上了轨道,且已呈平稳发展状态,因此,他现在更想做的便是对社会有所贡献的事情,包括协助宣扬收留浪浪狗计划。

在立下这个心愿后,他最先想到的便是利用自己所擅长的才艺,设计4款不同的红包封,然后把售卖这些红包封所得的收入捐给PAWS,以支持该单位继续替流浪狗寻找主人。

蔡威勇在设计这4款红包封时,主要是从家的概念出发,因为他希望人类和狗儿都能有个温暖的家。

在访谈过程中,他开口闭口都是呼吁大家收留流浪狗。由此可见,他是多幺的关心常常遭民众所忽略的流浪狗。

除了为流浪狗设计红包封,他也在PAWS的墙上绘製一只青色的狗。他说,那是他的代表作之一。

姓氏生肖组成蔡狗签名

肖狗的蔡威勇,每每完成一幅画,便会在画作下方的角落印上独特的签章和“蔡狗”的签名。

他披露,“蔡狗”和“菜狗”同音,而他也常常把菜狗当成自己来爱护。

蔡威勇的盖章很特别,它是一个既像拳头也像“蔡”字的标誌,而“蔡狗”这个签名则是他把自己的姓氏和生肖组合而成,他个人非常喜欢这个组合。

父母离异缺乏温暖  自觉与流浪狗同病相怜

对于无家可归的狗儿,蔡威勇的感触总是特别深刻,而他也总是觉得,这些狗儿就好像是过去的自己。

他说,多年前,他在路上看到一只流浪狗被车撞毙时,他更是突然觉得那只狗儿和他同病相怜。

“在那一剎那间,过去的经历不断地在我眼前播放。我自小父母离异,成长环境非常糟糕。除了在家中得不到温暖,在学校也常常被人欺负和取笑。长大后踏入社会工作时,我也曾多次被人看不起。因为我输在起跑点上,所以往后很多事情都得靠自己费力争取。”

所幸,他最终靠着长年累月的努力,成功在艺术界闯出名堂来。

来自沙巴的蔡威勇,中学毕业后便到吉隆坡求学,但他却两度面对学院被关闭的厄运,让他大歎无奈的同时,也不得不断断续续完成学业。由于他从小热爱艺术,基于实际的考量,他最终报读了平面设计科系。

在毕业后,他便买了一辆摩多,然后开始过着自己梦寐以求的平面设计师工作。然而,该份工作枯燥乏味,使得他无法从中找到当初对于绘画的美好想像。

直到有一天,他下班后途经一条绘着许多涂鸦作品的街道时,他才突然灵感涌现,想重拾作画的兴致。

于是,他买了一罐漆,选了一个少人经过的巷口,开始他的涂鸦生涯。从此,他爱上了涂鸦,只要灵感涌现,他便会找个巷口作画。“对我来说,这也是一种舒压的方法。”

积极推动收留流浪犬运动

在过去几年里,蔡威勇给了自己许多全新的尝试,而这些尝试都和艺术脱离不了关係,与此同时,这也让他有更多机会做很多以前都未曾尝试过的事情。

他说,他曾和本地知名服装品牌联手推出服装设计,并曾在企业界大展身手,与友人联手合作投资了不少生意。

“不过,我今年的新年愿望却是希望自己可以花更多时间去推动收留流浪犬的醒觉运动。”

他也呼吁遗失爱犬的民众主动登入1 Pet Finder 网站去寻找爱犬,并呼吁大家把宠物送去阉割,以免流浪猫狗的数目日增。

“狗主也可为宠物申请身份证。这样一来,市议会在捉到走失的狗儿时,就能清楚分辨牠们是流浪狗或是有人养的宠物。”

曾因涂鸦遭警察问话

蔡威勇相信,凡是以自己的热忱作为出发点的,最终都会有好结果,同时,他也坚信,只要是胆敢出类拔萃的人,机会总会跟着来。

他说,他常把自己比作狗儿。“狗儿即便在外生活,仍旧可以‘自力更生’不靠人。牠们很有能耐,不需要太舒服的环境,不需要吃得太好,便能凭着意志力生活下去。即便在外日晒雨淋,牠们仍能坚强地熬过去。”

他觉得自己和流浪狗很相似,即使经常受到压迫,且从小在欠缺舒适的环境下长大,但他还是靠着个人的努力考上大学、毕业并找到工作,然后汲汲营营的经营自己所爱的事业。”

“只要相信自己所做的事情,久而久之,便能发现自己更多的潜能。”

他每天起床后,一想到自己正做着自己所爱的事情或工作,他就会觉得特别兴奋,那才是活着的意义。他说,再多的困难也不能磨灭他心中的热血。

“有好几次,我在街边作画时,便被路过的警察问话。他们比较好奇的是怎幺会有一个人半夜三更在路上涂鸦。不过,警察通常只是轻声警告我以后,就放我走,相信那是因为他们都觉得涂鸦并非什幺伤天害理的事情。”

最大幅作品在Nando's外墙

蔡威勇在涂鸦生涯中跌跌撞撞,挣扎了许多年,才渐渐走入全职艺术者的行列。

曾有一次,他毅然辞去工作并专心投入于艺术工作。然而,在挣扎好几年以后,为了生活,他再次回到职场。

“那时候,我不得不向现实低头。为了三餐温饱,我只好到公司上班,并再次将涂鸦当作业余爱好。”

他所绘过的最大最高的一幅作品坐落于吉隆坡富都路Nando's 餐厅的外墙。

他披露,一些大作品的收入,足够他生活很长一段时间。但遇到行情不好的时候,他却过得相当辛苦。

“许多人都把涂鸦和壁画给混淆了。涂鸦是指挥动手臂,把漆慢慢喷上墙面,壁画则是用刷子一笔一划画上去,两者的作画方式截然不同。”

他说,每一幅涂鸦作品所需要的时间都不同,有者只需花费数小时就能完成,有者如较大幅的作品则需花费近一週的时间才能完成。

即使作画生涯极为艰苦,且赚钱不易,但他一路以来仍坚持自己的风格。也因为他的风格独特,只要提起那只青色的“蔡狗”,对涂鸦或壁画略有所知的人士都会直接联想到他。

相关推荐


主机飞机科技|飞机产业|金融兴农|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