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通信分享 >〈Pour Some Sugar On Me〉如何让威豹乐队 >

〈Pour Some Sugar On Me〉如何让威豹乐队

2020-06-10

〈Pour Some Sugar On Me〉如何让威豹乐队

  威豹乐队(Def Leppard)于1987年发行的专辑《Hysteria》虽被誉为巅峰代表作,但其实这张专辑一开始让乐团陷入了地狱般的境地,最后才靠着一首单曲起死回生。经历三年的演出中断、製作人被解雇和倒楣运气,威豹的第四张录音室专辑刚发行时的惨况,有如枪与玫瑰(Guns N' Roses)《Chinese Democracy》的八O年代版本。从1984年初开始录音的那一刻起,据估计他们已经吞下500万美元的支出。

  然而,1984年新年除夕的一场车祸导致鼓手瑞克‧艾伦(Rick Allen)左臂被迫截肢,这张唱片的情绪成本变得更加昂贵。乐团只能中断所有演出,让鼓手在特製的电子设备上重新学习打鼓,主唱乔‧艾略特(Joe Elliott)回忆:「真的会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被诅咒了。」

  1986年底,乐团似乎摆脱了苦难(至少他们这样以为),艾略特和製作人罗伯特‧穆特‧兰格(Robert ‘Mutt’ Lange)在荷兰的录音室进行收尾工作,他随手拿起控制室里的木吉他弹奏。艾略特说:「对我们来说,已经差不多录完最后一首歌,所以我们有五分钟咖啡空档。穆特不知道跑去哪里,所以我走去控制室弹吉他。穆特回来时问我在弹什幺,我说只是即兴弹些想法,不是什幺太重要的东西,而他回应我:『这是我这五到十年以来听过最棒的乐句,我们绝对要唱这首歌。』当然,我心里当时想说,我才不会让你得逞。」

〈Pour Some Sugar On Me〉如何让威豹乐队

  起初,所有人都没有把这首歌当一回事。吉他手菲尔‧科伦(Phil Collen)回忆说:「我们已经差不多录完唱片,心情慢慢放鬆下来。我们为这张专辑花了很多时间,感觉就像:『哦,妈的,不要再多花六个月时间录一首歌了。』幸好这件事并没有发生,我们实际上只花了大约十天时间。」

  他继续说:「《Hysteria》最主要的问题是我们和(原製作人)吉姆‧斯坦曼(Jim Steinman)这样的人瞎混,这才是真正拖时间的部分。自从穆特加入后,事情进展得很快,虽然每个人嘴上都抱怨说:『该死,不要再进录音室了。』但很显然我们必须快点做完。」

  随着开始录製新歌,艾略特的即兴乐句也不断改编进化。兰格负责将不耐烦的唱片公司高层支开录音室,而艾略特、科伦、艾伦、贝斯手瑞克‧萨维奇(Rick Savage)和吉他手史蒂夫‧克拉克(Steve Clark)也顺利完成这首新单曲,并把它正式命名为〈Pour Some Sugar On Me〉,艾略特认为这句话的隐喻是「享受任何你在乎的性偏好」。而与《Hysteria》其他曲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Pour Some Sugar On Me〉的基本录音过程只花了不到两周的时间。

  虽然人们经常以为〈Pour Some Sugar On Me〉是立刻引起轰动,但事实并非如此。这首歌最初被认为不够好,不能当作《Hysteria》的主打单曲发行。它在1987年10月随单曲〈Animal〉进入英国排行榜,但名次仅为不起眼的第18名。科伦坦承:「当我们首次在欧洲发行时,它被人们忽视了。」

  直到第二年,《Hysteria》的销量仍停滞在300万张左右,美国的唱片公司最后决定把〈Pour Some Sugar On Me〉做成单曲发行,希望作为挽回专辑巨额製作成本的最后一搏。其结果出奇地成功,随着〈Pour Some Sugar On Me〉在MTV台热播,这首单曲打进了排名榜第二,并将《Hysteria》推上专辑排行榜冠军。

  科伦回忆说:「这首歌之所以大受欢迎,是由于佛罗里达州的脱衣舞者们在当地电台不停点播让它重获新生,《Hysteria》的嘶吼声传遍大大小小的酒吧,这首歌突然之间流行起来帮助专辑登上榜首。这真的很有趣,它被当成一首『脱衣舞歌曲』,而人们觉得这样很酷。」

相关推荐


主机飞机科技|飞机产业|金融兴农|网站地图 菲娱平台注册地址_申博亚洲sss667878 万家乐国际登录地址_澳门新濠国际app 瑞博国际网站_金鼎娱乐app手机版下载 优盈2主管_申博suncitygame下载 菲彩国际app下载_极客娱乐App 新濠天地网上地址_金满堂网址 新濠万利彩登录_在线游戏app久赢 东森官网注册_百盛亚洲第一bsfa 注册送8元云顶娱乐_ag真钱电子游戏 bbin手机客户端苹果版_澳门新濠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