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通信分享 >土地、发展与文化是兰屿难解的三角习题,急不来也无法强求 >

土地、发展与文化是兰屿难解的三角习题,急不来也无法强求

2020-06-26

编按:本文为《当兰屿遇上特定区计画:扫地出门或敞开双臂?》最终章,报导请见兰屿特定区计画专题团队(报导首刊日期2014/08/29)

兰屿首家7-11在2014年父亲节开幕前,艺人宥胜7月份一篇讲述「一旦兰屿有了便利商店,台湾就毁了」的部落格文章被媒体报导后,「7-11究竟是否适合进驻兰屿?」此议题引发多方于网路上热烈讨论。

反对者认为,连锁企业7-11进驻代表资本力量入侵。然而,不论7-11设立与否,在居民不到5000名的兰屿岛上,每年要迎接相当于兰屿居民10倍以上的6万名游客,民宿、租车、餐厅、商店等观光相关产业早已蓬勃发展。

土地、发展与文化是兰屿难解的三角习题,急不来也无法强求 兰屿人多至传统超市消费;每週二为补货的日子,超市显得热闹。摄影/何怡君

彩券虽在台湾本岛风靡多年,随处可见,但兰屿的第一家彩券行直到2014年初才开幕。离岛的本质,使得兰屿保有她独特的美,但同时也限制住兰屿人的工作选择。

多数兰屿人在年轻时,远赴台湾本岛工作,而留在家乡的人,除了少数进公家机关工作,或以耕种作物、渔猎地瓜、芋头和捕鱼自给自足之外,所仰赖的就是观光。「时代不同了,不可能叫我们回去吃地瓜、芋头,要跟着时代走。」红头社区发展协会理事长谢明辉认为,只要在尊重当地人的前提下,兰屿人也愿意接受对他们有帮助的事。

土地、发展与文化是兰屿难解的三角习题,急不来也无法强求
公益彩券在台湾本岛风靡多年,随处可见,而兰屿的第一家彩券行则是2014年初才开幕,作家夏曼.蓝波安(左一)、乡长江多利(左三)、议员夏曼.玛德能(右二)也出席开幕活动。摄影/何怡君

2014年初,美国《纽约时报》精选全球52个必访地点,台湾名列其中之一,其中,兰屿获评为世界级潜水天堂。许多兰屿人也认定观光是兰屿未来的发展趋势。观光已悄悄进驻兰屿,不过兰屿人并非拒观光于门外,也并非无条件敞开门户欢迎,兰屿人还在衡量与观光的关係。兰屿发展走向下一步前,兰屿人点出许多现存问题得先解决,才能在发展同时,降低岛上面临的冲击。

岛上的潜在危机:飙仔游客

总长约30多公里的兰屿环岛公路,是兰屿唯一的主要道路,而机车是大部分游客的代步工具。兰屿全岛没有红绿灯标誌,让许多生长在台湾本岛的游客初访时感到新奇。兰屿如同台湾本岛的乡下地区,许多兰屿人不习惯骑车戴安全帽。但有兰屿人说,不习惯戴安全帽的兰屿人,交通事故频率反而较游客来得低。

土地、发展与文化是兰屿难解的三角习题,急不来也无法强求
总长约30多公里的兰屿环岛公路是兰屿唯一的主要道路。图片来源:Google地图。製图/陈芛薇

2013年,两位台湾大学学生至兰屿游玩,夜游时发生车祸,双双伤重不治。归咎悲剧发生的原因,除了不熟当地路况外,两位学生当时无照驾驶,且并未配戴安全帽。清晨时分,67岁达悟族老翁捕完飞鱼,骑车返家途中,遭酒后驾车的游客撞死,引起许多当地人不满。遭撞死的老翁是兰屿部落文化基金会执行长希婻‧玛飞洑的三叔,她在脸书上沉重呼吁,「所有兰屿的游客,骑车请慢行,勿再让无辜的岛民受丧亲之痛。」

民宿业者董恩慈表示,每一年环岛公路都有人死伤,政府应将机场、港口等基本交通做好,顾及人民「行的权利」。海洋文学达悟族作家夏曼.蓝波安表示,「每次看到观光客来兰屿,突然脚断掉、突然撞死,我们身为当地人,很难过。」他认为势必得将环岛公路做好,此外也指出,游客不能因为兰屿没有红绿灯,心情放鬆而飙车。

土地、发展与文化是兰屿难解的三角习题,急不来也无法强求 环岛公路上,常可见到摩托车来来往往。摄影/陈品君

兰屿人骑车速度慢,极少发生交通意外。然而,在发展观光后,交通事故日益频繁,其中,也包含游客与当地人的交通擦撞。曾处理多起交通纠纷的朗岛教会传道王荣基表示,当兰屿人与游客发生交通纠纷时,游客常以兰屿人无驾照为由索赔,「曾有游客与兰屿人发生轻微擦撞,游客向兰屿人索赔100多万,兰屿人焦急得说,筹不出钱只能自杀,只好求助于我。」他说。

小吃店老闆娘叮咛到小吃店用餐的游客,「你们等等骑车不要併排骑车,很危险。」随着游客数增加,交通事故越加频繁,交通罚则的执行也变得严格。近年来,兰屿岛上的警察加强取缔未戴安全帽和无照驾驶者,希望能藉此降低交通事故率。

「观光岛」的交通建设:机场、环岛公路合格吗?

不论观光淡、旺季,飞往兰屿的机位常一票难求。冬季为兰屿的淡季,拥有上百个座位的船班,常受限于未知的海象而停班。

以对外交通而言,全岛只有一个港口,并且飞往兰屿的飞机是19人座小飞机。兰屿的船班、航班座位数有限,以及仅有4个月的旺季,和旺季不可预知的颱风侵袭之下,观光客人数时常大幅波动,进而严重影响当地观光产业。至于对内交通,环岛公路是兰屿仅有的一条主要道路,路面坑坑巴巴,常为兰屿人所诟病。

土地、发展与文化是兰屿难解的三角习题,急不来也无法强求 一踏上兰屿,第一眼见到的常是兰屿航空站。摄影/何怡君 土地、发展与文化是兰屿难解的三角习题,急不来也无法强求
受限于兰屿航空站机场跑道限制,来往兰屿-台东的飞机都是小飞机,一天6-8班,一架飞机仅有19人座位,经常一位难求。摄影/何怡君

兰屿特定区计画其中一点,是要让兰屿基础建设更为完善。对此,东清七号地自救会(下称「东清自救会」)发言人张海屿不以为然地批评,「政府从光复到现在,不知道投资了几十亿、上百亿,有没有更好?没有嘛!……那条路不知道是公路还是牛路。」他指出,这个岛已被政府弄得破破烂烂,不要再破坏这个岛,「政府应就现有设施去建设,不要再做更多如佔有土地、破坏景观的事。」

兰屿乡前乡长周贵光表示,往返台东、兰屿的船班,一天只有两个班次,加上几班19人座小飞机,一天的载客量约为600人,与兰屿近300家民宿能容纳的观光客数量相比,比例悬殊。他期盼政府能整治兰屿三大交通「环岛公路、海运、空运」,如此才能为兰屿带来更多的观光人潮。

面对游客可能对当地带来负面影响,东清自救会成员谢男海建议,乡公所在改善交通后,也要控管观光客人数,以不超过兰屿游客负荷量为前提,达到适性发展。

民宿开业:盼融入当地思维的辅导进驻

观光局旅游业及民宿资讯管理系统上,兰屿乡的合法民宿资料显示空白。针对此,周贵光说明,由于兰屿的建筑多未领有建筑执照和建筑使用执照,以法律来看,全乡建筑都不合法,以不合法建筑物所建的民宿,自然也是「非法民宿」。他进一步解释,由于请建筑师要花比较多经费,因此兰屿人多自行盖房子。

土地、发展与文化是兰屿难解的三角习题,急不来也无法强求
观光局网站上,兰屿乡查无任何合法民宿。图片来源:交通部观光局旅馆业及民宿管理系统。截图/陈芛薇
土地、发展与文化是兰屿难解的三角习题,急不来也无法强求
兰屿的民宿蓬勃发展,有些传统地下屋已改建成民宿,里头备有电视、电风扇、冷气机等电器。摄影/何怡君

除了非法民宿,还有民宿业者与游客间的沟通落差。廖明德认为,政府应可教导民宿业者如何与游客沟通,化解法律问题。朗岛教会传道王荣基举例,数年前,曾有仅会简单国语的民宿业者,带女性游客导览时,因没有做好事先沟通,一些肢体接触被误以为是性骚扰。之后网路广传这起性骚疑云,民宿业者因此黯然收掉民宿。王荣基强调,只要政府辅以导览训练,教导业者做好行前解说,这些争端都可避免;政府也可辅助民宿和餐厅了解观光发展流程,让他们看到前景,度过创业低潮。

廖明德也认为,民宿需要政府辅导,像是藉由专家、耆老的思维,增加导览解说深度。民宿业者董恩慈同样希望,政府能派老师作观光指导,带领当地业者讨论经营模式,创造适合兰屿的旅游环境。他说,文化导览解说、夜间观察等规画都可带入当地的传统价值观,他也强调指导老师必须具有文化感知,对当地有些认识。

不过董恩慈提醒,应尽量融合当地元素再创造,避免直接複製台湾的商业模式至兰屿。除了希望政府辅导外,也希望利用在地集结的力量提升民宿环境,他分享,目前当地青年组成的组织于旺季时,每两个月会清理一次潮间带。他表示,若串联当地组织,组成民宿联盟,一同清理天池步道、浮潜地区的废弃渔网,将比个人单打独斗更有成果。「我们其实有一个和平、平安、永续、和乐,就是很温馨的一个岛屿,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互信。」他认为,可以从这些出发点谈兰屿未来。

除了当地人经营的民宿外,也有部分由外地人向当地人承租土地所开设的民宿。对此,张海屿不赞同兰屿人将土地租给外来客,他说明,当兰屿人买不起外来客出资建的地上建物时,族人的土地就形同外来客的地。儘管民宿业者希望政府辅导,但张海屿指出,「政府应辅导原住民的民宿,而不是辅导财团盖旅馆,」否则将破坏景观,也消灭原住民的生存空间。

儘管观光对兰屿带来若干冲击,然而,当问到对兰屿未来发展的看法时,可发现兰屿人并非全然反对观光发展,并未将观光完全推于门外。在看似发展观光为必然趋势的时代下,兰屿人也正思考如何在现今和未来,与观光共存共荣。

观光发展的第一步:在地食材在地生产 土地、发展与文化是兰屿难解的三角习题,急不来也无法强求
达悟族人家门前,出海捕来的飞鱼与清洗过的衣物挂在一处,形成有趣的画面。摄影/何怡君

在兰屿,达悟族男性现今仍会出海捕飞鱼,妇女则会到地瓜、芋头田耕作。不过日常餐桌上仍会出现的飞鱼、地瓜、芋头等家常食物,并不能在兰屿岛上加工製成特产,但是游客一年四季却都能在台东机场购买标榜「兰屿特产」的伴手礼。

「像飞鱼饼或地瓜饼,不是我们的飞鱼和地瓜。」东清自救会成员谢男海说。现今兰屿岛上并无食品加工厂,游客人手一包,打着「兰屿特产」名号的伴手礼,像是飞鱼饼、地瓜饼,都是产製于台湾本岛,再运至兰屿和各个地方。

谢男海和野银社区发展协会前理事长廖明德均希望政府能加以辅导食品加工业,像是将当地特产加工,成为飞鱼鱼鬆、地瓜饼等。谢男海提及,兰屿以前曾有食品加工厂,但因为股东利益纠纷而关厂。他建议,政府可排除私人参股,以农、渔会形式,辅助当地人建设食品加工厂。

至于特产产量是否能满足游客的需求,谢男海认为,「有这个东西(加工厂)时,会鼓励大家去种,才有收入,」如此之下,也能把人才留在兰屿。廖明德觉得,政府可以安排专业老师辅导当地居民加工、产销。

观光发展的下一步:融合当地特色,做好观光管理

红头社区发展协会理事长谢明辉谈及兰屿未来的观光发展时,抛出许多想法。他想在红头部落发展观光夜市,但并非卖台湾夜市常见的蚵仔煎、土虱,而是选用「妈妈种的地瓜、芋头」等兰屿在地传统食材,研发芋头糕、芋头泥、飞鱼大餐。与谢明辉的概念类似的是野银部落旺季时的部落夜市。廖明德说,族人可藉此赚取比较好的收入。

除了美食之外,兰屿拥有丰富的自然景观。「你绝对不相信,兰屿有这幺大的树,要3个人抱。」谢明辉兴致盎然分享,红头部落2013年刚完成近一公里长的森林步道,裏头有狐狸、角鸮等动物出没。他说,当游客去那欣赏兰屿的生态之美时,就能了解他所说,「为什幺一直要保护兰屿的东西。」

位于台湾边陲的兰屿,发展观光时缺乏主责单位。朗岛教会传道王荣基点出,台东县政府要管16个观光处,很容易忽略兰屿。像是兰屿与绿岛同是观光岛,绿岛的观光问题隶属东部海岸国家风景区管理处统筹,兰屿则无上级管理单位。在兰屿没有观光专责单位之下,游客游玩发生交通、消费纠纷时,只能求助私人管道。

王荣基比喻,「兰屿没有观光专责单位,就像没有牧羊人带领的羊群,」他无奈地说:「我们的未来是观光,食衣住行是观光,就业计画也是观光,所以观光是我们全部的所有。但兰屿观光政策是什幺?」曾任兰屿乡乡长的周贵光则认为,政府可提高兰屿「乡」的行政层级,在兰屿行政单位下增设观光处。

兰屿的宝贵资产:达悟族文化

近乎所有的兰屿住民皆是达悟族人,并在与台湾本岛隔着海洋之下,保有自身的独特文化,例如,当地的传统建筑地下屋即是活历史。1960年代,地下屋遭国民政府大量拆除后,仅剩野银和朗岛两个部落保有零星的数十间地下屋。火山岛地形的兰屿,四周海洋环绕,穴居地下屋具有适应当地天候的功能。为防止颱风侵袭,低矮的屋子坐落在地势低平处,地基则铺上圆润的鹅卵石,下雨时,雨水渗入地下,自成天然排水道。

即使现今兰屿岛上大多数建筑皆为较宽敞、舒适的现代化水泥屋,但野银社区发展协会前理事长廖明德的父亲就如野银部落其他的年长者一般,大部分的时间仍住在地下屋中。廖明德家的地下屋是他父亲、祖父,联合部落其他壮汉至山上砍木头、搬运下山,一同搭建而成。

土地、发展与文化是兰屿难解的三角习题,急不来也无法强求
地下屋分成主屋、凉亭、工作房,图为供人居住的主屋。摄影/何怡君地下屋的主屋中挂满羊头骨,屋内狭小空间让人不能站立,进去时须匍匐前进。摄影/陈品君
土地、发展与文化是兰屿难解的三角习题,急不来也无法强求 屋内为日常起居的生活空间,锅碗瓢盆一应俱全。摄影/何怡君

廖明德在谈到兰屿愿景时,强调地下屋是兰屿独一无二的资产。然而他提到,这些传统建筑正面临岁月摧残,无法承受太多观光客的造访,期许之后能有一笔经费,集中重建地下屋样屋,保存地下屋所代表的独特文化,并由族人提供观光导览。

不过比起集中一地建立地下屋样屋,达悟族作家夏曼.蓝波安有不同看法。他认为,地下屋的维护应是分给各家一笔预算,自行维繫自己的传统。他提醒,若要兴建样屋,除了筹措兴建费用外,后续管理的常态性经费也得列入预算中。

除了传统建筑之外,飞鱼季、头髮舞、勇士舞等各式舞蹈和祭典也是达悟族独特文化的重要表徵。关于达悟文化保存,东清自救会成员谢男海提出文化行销的想法,他说兰屿需要藉由文化培训和教育的结合,训练兰屿的小孩成为表演工作者,让他们能根留兰屿。例如成立一支舞蹈团,除可以藉由舞蹈让外界了解达悟文化,也有助于吸引观光客。「我们这都有现有的老师,那就是欠缺经费的问题。」他指出。

夏曼.蓝波安于1980年代末从台湾都市回到兰屿,他在故乡造船、捕鱼,以日常步调活出达悟文化。他认为,文化的脉动并非用讲的,也并非嘉年华式,而是一种生活实践。他感叹:「达悟族人的年轻一代都不造船、编织,也不吃地瓜和芋头了,还要保留什幺文化?」面对观光发展,如何保存与维护兰屿的达悟文化,是一大挑战。

土地、发展与文化是兰屿难解的三角习题,急不来也无法强求
木製的拼板舟是达悟族人重要的资产,除了能到海上捕鱼,也象徵着当地技艺的传承,并在祭典中,能彰显社会地位。摄影/何怡君
另一种声音:兰屿真的需要「发展」吗?

许多达悟族人希望政府可以加强兰屿的基础建设,进而拥有更好的生活品质和观光发展。然而基础建设就全然是好的吗?野银社区发展协会前理事长廖明德认为,路若建得平顺,游客飙车、车祸机率反而会变高。夏曼.蓝波安则强调,兰屿路小,居民常要会车,会车打招呼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情感,快速的公路反而成为陌生的开始。

土地、发展与文化是兰屿难解的三角习题,急不来也无法强求
兰屿岛上,人与人之间的关係紧密,狭窄的道路遇到会车,人们常会互相打声招呼。摄影/陈品君

廖明德强调兰屿过度开发,会破坏兰屿自然与人合而为一的环境,「所谓的基础建设,应该是要依照我们的原始工法才对,而不是说先受破坏,然后再用水泥和绿美化的方式。」董恩慈则觉得,其实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破坏,但是应将破坏度降到最低,不要有太多人为。

廖明德进一步表示,现在在兰屿生活,没有钱也没有问题,因为有地瓜、芋头可以自产自销,然而,一旦BOT(官办民营)进来,开始设立7-11、超市,兰屿将面临如垃圾量大增等环境危机。

针对观光发展,夏曼.蓝波安提出另一角度的观点:「商店林立不叫作繁荣,叫迷惘。」他表示兰屿需要进步,但进步并非「整体进步」,他问道,「一个民族追求高经济收入、教育程度,看似进步,但这是民族的进步吗?」

用「时间」书写土地、发展与文化的三角习题

土地对达悟族人而言,不只是一桩买卖。夏曼.蓝波安认为,土地是要花时间去爱的,从上山找木头、砍木头,再扛下山打造船只结构,一步一脚印,他每年都花半年时间力行民族的

科学信仰、承接达悟文化,「开始落叶,你就知道是秋天,这个叫作节气。在都市,看不到百合花开出来了,百合花只是一个想像。可是你花半个月的时间去做生态观察,就会知道百合花是什幺时候开。」

当地人感到害怕的是,用都市的思维想像兰屿的未来发展。几近无声无息的兰屿特定区计画,儘管目前经费未到位,但其实仍未被撤销,未来也许改个名字,就能再次闯关。

而若以都市计画规划兰屿,全岛面临的土地名目变更是达悟族人最担心的部分。他们忧心特定区计画将成为政府解编兰屿土地的开始,并成为财团进入兰屿的敲门砖。

东清自救会发言人张海屿坦言,相较于讨论观光发展,东清部落更多时候在讨论土地,「因为土地没有了,你什幺都不用谈了」。他强调土地是达悟族人的根,不能解编土地给财团使用。达悟族人盼望政府规划兰屿前,要花时间与他们沟通,并一同讨论兰屿的观光发展。

当地对于未来发展的蓝图虽未拼凑完全,但也并非一张白纸。在走向观光发展的同时,达悟族人也盼望能保留达悟族的传统文化,并不破坏家园。即使是观光发展也不例外,虽需有景色、人才,和资源的挹注,但更重要的是,让当地储备观光能量。不管是导览训练、法律常识指导,都说明在地元素不可或缺,甚至当地也组成像是「兰屿青年行动联盟」一般的在地青年组织,由内而外,带动整体发展。

除了当地人的期许,外地游客也多嚮往水泥丛林外的海阔天空与悠闲静谧,而循着「缓」的气味踏上兰屿岛。「时间」的力量支配小岛的生活节奏,这是兰屿迷人的地方,也是外界常常忽略的地方。政治大学民族学系助理教授官大伟提醒,政府寻求与达悟族人对话时,要考虑他们是在农忙、工作之余参与公共事务。红头部落发展协会理事长谢明辉对官方在兰屿投注各种资源持开放态度,但他认为当地人要有能清楚了解各种规画的机会,而这也必须是渐进的过程。

兰屿发展非像特定区计画所规划般一蹴可及,土地、发展与文化之间是个难解的三角习题。需要投注时间,爬梳后再一条条解开,急不来,也无法强求。

后记/淡季时节,我们在兰屿的七天……何怡君的採访笔记

出发前往兰屿前,我们已先做了数週预备,了解兰屿经济特区的相关资料与当地的传统文化。然而,再多的準备也比不上眼所见、耳所闻。

当岛上的环岛公路在左手依山、右手近海之下变得狭窄时,心在大海、山峦与天空的蓝绿交织中变得辽阔。

当坐在达悟族传统地下屋的的客厅--屋前小草地上时,绿色坐垫柔软得分不清是泥土或鸡屎,身体与自然融为一体,那温暖让人想赖上一整年的黄昏。

当吃着冷藏数月的飞鱼时,日日飞跃的鱼身充满嚼劲,心想:「这是活跃的生命啊!」而当地的达悟族人,放牧的鸡、猪、羊亦如是。

当原先预设报导的终极关怀在当地受到质疑时,回头看见自己从未发现的汉人本位主义,直接将当地声音放在受迫害的弱势定位。

然而,没发现的是,当来到这里,抬起头往前看,看到的是达悟族人深邃的尊严,缓步走在祖先的传承与未来的发展路上,不后退、不抄袭,虽有疑惑,但,是强势的步伐、是选定的路。

在这路途上,我们只是一具乘载的器皿,飘洋过海而来,希望带回的不只是海的鹹味、飞鱼的甜味,而是打包数百年以来,达悟族人生活在这里的「智慧」,以「传承」和「应变」调配,以及加入多量的「尊重」和「沟通」腌渍,尽我们所能的,保鲜后分送。

陈品君的採访笔记

兰屿,一个汉人才是少数民族的台湾离岛。在这裏,太阳西沉后,晚上七八点街上一片静谧,骑车20分钟后,才能找到填饱肚子的食堂。一位民宿老闆说,在兰屿不是观光客最大,是厨师最大,他不想做,你就没有东西吃。

来到兰屿,旅客务必谦卑,也势必谦卑。夜晚的路灯只有在某些路段才会指引你前方的路,在黑色里你学得缓、学得慢,那个骑乘速度是在你能看见灯照範围中前进。

兰屿人不是你们想得那幺单纯了,一位受访者说。初接到我们的约访,他想像我们是着西装打领带的学术人士,打着访调的名号询问他们岛上事务好备之后的官方计画。几位受访者起初对我们的约访不是很放心,他们认为,我们要着手的事肯定又是政府準备端出哪项计画之前的前置作业。

位于台湾台东90.8公里之外,被媒体忽略太久太久,兰屿人收看基隆小鸭风潮的新闻、投入十块十块唱着KTV流行的歌曲、看着在台湾重播第五次的8点档。在这地方7天,听着对面的发展协会每天播送出来的歌曲,闽南语歌、国语歌、老歌,最后一天,流出的是原民歌曲。

陈芛薇的採访笔记

小岛上只有4000多位居民,比一间大学的学生人数还少,因此小岛上的人际网络很可爱、很奇妙。

为了访问东清七号地自救会(下称「东清自救会」)发言人张海屿,我们于东清教会旁等待。踏出部落巷道,路边的桌子旁,一位留着长鬍子的男子问我们是否在找他,我们愣了好一会后,才试探性地问他是否是某某某,这时只见他点点头,原来他就是我们又写信又登门拜访,找了好几天但始终联络不到的达悟族海洋文学作家夏曼.蓝波安。

之后,夏曼.蓝波安解释,他与人相处很看感觉,本来他没有要回覆我们邀访的打算。于是,在因缘巧合下,我们访问到本来约访不到的对象。

除此之外,这个约访的故事还有一段小插曲。我们住的民宿的老闆儿子,前几天碰到我们时都会问,有没有看到夏曼,当无功而返的我们摇摇头时,他总会说,「欸今天,我才看他骑车经过耶!」惊讶我们怎幺都找不到夏曼.蓝波安。

某日採访结束后,路经朗岛与椰油部落间的祈祷营地,许多人正向洞穴中的十字架祈祷。我们趋上前,很是好奇但又不知道如何问起。一位男子介绍站在一旁的教会传道王荣基给我们认识。于是,我们后来就站在路边,与他闲谈近两小时,从祈祷营地聊到我们的报导,隔日则正式约访他近两小时。

某天的访谈中,受访者是民宿业者,住宿在那的荷兰学生也一同加入访谈,她是研究人类学的大四学生,后来几天也和我们同去採访。而巧的是,路上结识的王传道也说在几天前,才接受过那位荷兰学生的访问。

这就是小岛上小而奇妙的人际网络。

淡季,走在兰屿街上,常有热情的兰屿人跟你打招呼;至小吃店,老闆娘也会热情地跟你们聊起天来。然而在闲聊、访问中,兰屿人都会把我们归类为「你们」,「你们」代表着台湾本岛、代表汉人,「我们」代表兰屿人、达悟族人。汉人、达悟族人,我原本以为没有你我之分,第一次感受到因为地理位置和文化差异,而存在的明显区隔。有了区隔后,也才发现彼此间的不同,他们面对许多外来问题的积极、不放弃,谈起兰屿都侃侃而谈,展现对自身土地的珍视。小岛并不大,却有如此高的凝聚力,让我暗自地敬佩、钦羡不已。

因为访问踏上兰屿,这座美丽的人之岛;然而透过热爱家园的达悟族人看兰屿,看到的不仅仅是美丽如世外桃源的风景,还有他们对这片土地的深刻情感。兰屿一直有许多外力想入侵,但他们一次次努力地挡下。东清自救会发言人张海屿的太太带我们去看他们抗争后,好不容易争取回来的东清七号地。七号地上插着不同邻的小木牌,大家正在依分配到的耕地,鬆土、种下不同作物。而那一份份脸上由衷发出的喜悦,令人难以轻易忘怀。

本报导转载自weReport调查报导公众委製平台上,由学生团队陈品君、何怡君、陈芛薇、陈孟君、洪育增所製作之新闻专题。本报导不代表兰屿专题学生团队立场,文章来源:《当兰屿遇上特定区计画:扫地出门或敞开双臂?》第一章(撰稿/ 陈品君、何怡君),完整内容可参考

第一章:兰屿真的需要都市计画?「土地是我们的根,土地没有了,什幺都不用谈。」 第二章、第三章:兰屿特定区计划看似停摆但依然蠢蠢欲动 第四章:达悟族看自己的家:为什幺没登记,土地就是国家的? 第五章:《国家公园法》让达悟族人无法自由打猎,如今还仍与10万桶核废料共度每一天 第六章:别自以为这是为你好:怎会达悟族人无法适应,政府反倒要求当地人改进? 最终章:土地、发展与文化是兰屿难解的三角习题,急不来也无法强求

相关文章:大岛旁的小岛,小岛上的教室


相关推荐


主机飞机科技|飞机产业|金融兴农|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